我在维丽娅


《一见钟情》——辛波丝卡


他们彼此深信,

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

这样的确定是美丽的,

但变幻无常更为美丽,

他们素未谋面,所以他们确定

彼此并无任何瓜葛,

但是自街道,楼梯,走廊传来的话语——

或许他们已经擦肩而过,一百万次了吧?

我想问他们

是否记得——

在旋转门面对面那一刻

或是在人群中喃喃道出的“不好意思”

或是在电话的另一端道出的“打错了”

但是,我早知道答案,

是的,他们并不记得……

他们会很诧异,倘或得知

原来缘份已经戏弄他们

多年

时间尚未成熟,

变成他们的命运,

缘份将他们推近,驱离。

阻挡他们的去路,

忍住笑声,

然后闪到一旁。

尚未完全准备好

去成为他们的宿命

缘分将他们推近,驱离,

阻挡他们的去路,

忍住笑声,

然后闪到一旁。

有一些迹象和信号存在,

即使他们尚无法解读。

也许在三年前

或者就在上个星期二

有某片叶子

从一个肩膀飘向另一个?

有东西掉了又被捡起。

有谁知道,也许是那个

消失于童年灌木丛中的球?

门把手和门铃

总会在一只手留下的痕迹上

覆盖上另一只手。

行李箱都已经装好,

并排放在那里。

一个晚上,也许同样的梦,

会在清晨时变得模糊。

每一个开始

都只会是一个续篇

而真正写着故事的书

却总是从一半开始翻开。